导航菜单

美国对华技术限制升级 中国“芯”机遇:国产替代迫在眉睫-世界上有没有外星人

民进中央在《关于推动中国功率半导体产业科学发展》的提案中表示,随着工业、汽车、无线通讯和消费电子等领域新应用的不断涌现以及节能减排需求日益迫切,我国功率半导体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容易催生新产业新技术,在国家政策利好下,功率半导体将成为“中国芯”的最好突破口。为此,民进中央建议要进一步完善功率半导体产业发展政策,加大新材料科技攻关,谨慎支持收购国外功率半导体企业。

美国对华技术限制升级 中国“芯”机遇:国产替代迫在眉睫

目前,高通骁龙865、苹果A13等芯片均采用台积电顶尖7纳米芯片工艺。例如苹果目前最畅销的iPhone11系列、iPhone SE2系列产品,均采用了苹果A13芯片,同时苹果A14系列芯片也将会采用最新5纳米芯片工艺。

2019年华为海思销售额就已超过110亿美元,在中国IC设计业中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甚至高于中国大陆Top2-Top10芯片设计企业销售额之和。2020年第一季度,海思实现27亿美元的营收,较去年同期的17.35亿美元增长达54%,并首次跃居全球半导体厂商Top10。

从相关数据不难看出,经过多年努力,国内企业在设计、封测领域迅速发展。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2020年1~3月中国集成电路产量达到508.2亿块,去年同期产量为345.20亿块,累计增长16%。

在此之前,另一家芯片龙头企业紫光展锐也宣布50亿元融资已到账。分别由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二期(22.5亿元)、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22.5亿元)、诸暨闻名泉盈投资管理合伙企业(5亿元)三家机构来完成。

邓中翰建议,一方面,由国家全力推进芯片等“卡脖子”领域的国产自主替代工作,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有效弥补市场失灵;对国产自主产品进一步减免增值税,同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另一方面,他还建议国家推动国有资本更多投向半导体领域,服务国家战略目标。

国产替代迫在眉睫5月15日晚间,美国商务部发布消息,美国工业和安全局(BIS)宣布计划,通过限制华为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在国外设计和制造其半导体的能力,来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并称:“这一宣布切断了华为破坏美国出口管制的努力。”随即在5月22日美国商务部又以“国家安全”为由,把33家中国公司和学术机构列入“实体清单”。

在光刻机这一领域,实力最为强大的是荷兰的ASML公司,占据着全球高端光刻机市场约70%的份额。目前全球绝大多数半导体生产厂商,都向ASML采购TWINSCAN机型,比如三星、台积电、英特尔、海力士等。虽然日本的佳能、尼康,以及国内上海微电子也能获得一定的市场,但却无法提供最为先进的光刻机。

各界人士纷纷发表意见和观点,“满屏”都在反思芯片遇到的制裁,警示无“芯”可用或面临的困境,探索芯片的国产化之路该如何走下去。

而这一次,美国下手的对象,同样是芯片。

对此,上述业内人士分析道,相关企业获大基金重金注资,以及加快融资节奏,其背后则是国产芯片自主化的进程正在加快。

1996年签署的《瓦森纳协定》,本名叫“瓦森纳安排机制”。简单来说就是美国与其全球盟友限制向别的国家出口特定商品,中国就是被针对的对象。

实际上,国内并不缺乏芯片的设计者,而缺乏制造者。大陆最好的芯片制造公司中芯国际,也只是刚刚完成14纳米的量产。

除了国产替代之外,也要继续对外开放合作,强化多供应商的策略,而不是走单一的道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副主席、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建议,在半导体显示领域,可以采用多种方式鼓励我国企业和日本、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开展技术合作,加快我国新型显示关键技术发展和突破,提升我国企业在新型显示技术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高端芯片之殇数据显示,我国集成电路贸易逆差近年来一直在扩大。2019年的最大变化在于,出口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这是我国半导体贸易逆差首次较上一年出现下降。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实际上目前以华为海思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具备7纳米甚至5纳米芯片的设计能力,但是把芯片设计出来之后,在芯片生产过程当中,中国还缺乏生产必须的高端光刻机等设备。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中兴通讯在2018年美国宣布制裁后,便进入“休克”状态。而华为的处境则有所不同,随着国内芯片设计及制造的发展,仍有一定的底气与实力来进行博弈。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从2019年初,也就是中兴事件之后,无论是国内芯片设计龙头企业,还是芯片设计中小型公司,都在尽可能地将代工转向国内,国产自主替代的速度正在加速。例如中芯国际、紫光等国内企业将直接受益。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中兴、华为事件之后,半导体被赋予更多的含义。政府高度重视、国有资金对此更是青睐有加,这对于行业来说是利好的消息。但政府对其的干预程度也就随之增加,尤其是国有资本投入后,必然会对股东、董事会和管理层产生影响。如何发挥半导体行业高度灵活及市场化的特点将成为新的难题。

本报记者/秦枭/北京报道随着近日美国升级对华为的限制以及将33家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关于芯片国产化替代的舆论在中兴事件和华为事件后再次发酵。

受制于《瓦森纳协定》,中国企业也无法购得高端的光刻机。

但是也应该注意到,国内整体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任重道远,包括制造环节以及更上游的材料设备等,和三星、台积电等企业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

“芯片是信息产业的核心、现代工业的灵魂,是保障国家安全、支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芯片强则产业强,芯片兴则经济兴。”全国人大代表、德力西集团董事局主席胡成中如此说道。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关于半导体的讨论,与以往多在社交媒体、行业论坛、从业人士之间热议不同,此番恰逢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和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半导体行业的建议和声音在此期间变得愈加密集。在2020年全国两会上,国产化、功率半导体、传感器芯片、车规级芯片、设立一级学科等相关领域的发展均被提及。

一时间,让整个行业似乎回到了两年前中兴通讯被美国断供的时候。

美国对华技术限制升级 中国“芯”机遇:国产替代迫在眉睫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由于中兴通讯的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芯片对美国供应商的依赖程度大,因而芯片成为“敏感商品”中的焦点。

而在5月15日晚间,中芯国际还发布公告称:目前,中芯国际的14纳米工艺已经实现量产,到今年(2020年)年底,产能可提升到每月15000片。

急需国家队救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星微集团创建人邓中翰向记者表示:“对手不会速胜,我们不会速败;但我们现在也没有能力实现速胜,必须坚持积累实力,利用对手无力持久消耗的短板,打持久战、消耗战,赢得最终的胜利。美国的短板,是其国内的芯片企业及其他领域企业依赖来自中国市场的订单,才能维持巨额的科研投入,保持领先优势。美国对中国企业实施管制封锁的政策措施,只能获得一时之快,但那种违背国际经贸基本规则,严重威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的错误行径,最终只会让美国企业和公民承担恶果。现在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彻底抛弃谈判缓和的幻想,全力发展国产自主替代,使我国未来产生更多像华为一样在世界上取得成功的自主科技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5月15日晚间,也就是美国宣布限制代工厂给华为供货的同一天,位于上海的中芯国际突然宣布大消息:国家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和上海集成电路基金二期将分别向中芯控股旗下的中芯南方注资15亿美元和7.5亿美元,以获取23.08%和11.54%的股份,总计22.5亿美元。这也意味着,中芯国际再次获得两大国家级基金约160亿元的增资,加上此前承诺投资的215亿元,资金量已达到400亿元之巨。